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治理的本质不应是“摆平”,而是解决问题

2021-02-24  作者: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李三辉

  极不平凡的一年已经过去,回望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无疑是社会舆论的最大话题,是世界关注的焦点并延续至今。疫情期间,网络化时代给予了人们前所未有的现实感知力,网络平台,网络信息传播也获得了极大发展。尽管网络舆论依然展现出信息繁杂,社会情绪快速流动,焦点更迭等特征,但一个新特点尤为显著,那就是舆情与疫情交织明显,许多舆情因疫情而引发,舆情的短期内传播又提升了疫情的影响力和感知度。也正是突发疫情及其引发的一波波舆情,使本就纷繁的网络舆论生态更加复杂,直观揭示了网络舆论工作的“信息瘟疫”干扰,“舆论倒逼”现象犹存,自媒体传播乱象丛生,重大突发事件的社会情绪干预不足,网络平台意识形态监管等“痛点”问题,网络舆论引导与空间治理的紧迫感日趋强烈。解决网络舆论工作的“痛点”问题,必须要清晰了解“痛点”缘何产生,进而方能“对症下药”。
 
  网络舆论治理理念仍未树立 
 
  互联网时代,新媒体的急速发展深刻改变了信息传播格局,网络舆论成为一种不可忽视的力量,调整着话语权力结构,如何恰当应对媒体,合理引导舆情,成为政府无可回避的时代课题。然而,长期以来,一些地方政府在网络舆论治理上的举措较为单一,主动应对舆情的行为虽在增多,但不适应的情况也大量存在。总体上看,各级政府在舆情监测上下了很大功夫,舆情应对摆脱了堵,捂,压的习惯,回应速度在加快,处置突发事件的公信力在提升,但舆情治理理念并未真正建立。疫情防控前期,在疫情发现,上报,采取措施等环节均缺少足够的严密性和科学性,“次生灾害”研判和应对体系暴露出严重缺陷,政府不能及时正面回应群众关切,引发舆论不满。一些地方政府或官员对网络舆情的认识还停留在被动防控上,消除负面影响是其出发点,对舆情是一种压力式应对,而非寻求方法解决问题。这就暴露出治理思维问题,简单地将网络舆论当作被监管对象,而舆论场中并不存在绝对的主体或客体,治理下的状态是各主体间的平等互动,共识互通,惟此,舆论环境才可能得以改善,治理目标才能得以达成。治理的本质不应是“摆平”,而是解决问题。只有摆脱了对立的思维方式,树立舆论共同体理念,才能合理引导舆情,将网络舆情变为改善现实的力量。
 
  信息公开实时度与透明度欠缺 
 
  信息公开是现代政治文明不可或缺的要素,也是加强舆论引导的最有效举措。提高透明度可以减少复杂网络世界中的各种不利猜测和炒作,最大化压缩谣言的传播。发生了重大突发事件,“堵”不仅没用,反而会因权威信息缺失给谣言创造空间。分析新冠疫情的网络舆情烈度,可以发现,舆论对疫情初期信息披露,疫情应对反响强烈,而随着公布疫情决策的实施,舆论满意度便开始提高。同时,有调查表明,民众对疫情信息公开及时性,透明度和满意度趋势一致。谣言止于公开透明,信息不对称与个体认知局限导致谣言不断,新冠疫情与舆情再次验证了这一铁律。面对舆情事件尤其是重大突发事件,政府应加强舆论引导能力,争取主动权,发布最快,最新,最权威的信息,主流媒体应及时传送权威消息,该承担的责任一定要勇敢地承担下来,以真实的内容,透明的程序和公正的结论满足民众的所需所盼,不断增强引导的公信力和影响力。
 
  线上线下治理力度不够 
 
  当下,网络已是信息传播的最大载体,网络舆论也成为了舆论主阵地,网络舆论环境日趋复杂,网络空间治理的呼声和难度也越来越大。然而,由于网络平台监管难度大,网络综合治理力度不够,虚假信息,恶意低俗,自媒体乱象,意识形态监管等问题依然很突出,阻碍清朗网络空间的营造。疫情防控期间,“信息瘟疫”能大行其道,虽然有信息迷惑性强,公众科学素养不足,恐慌情绪等主客观因素,但网络空间治理不足无疑是重要原因。比如,一些商业网站平台,浏览器等违规采编发布信息,转载非合规稿源,许多网络平台存在规范不健全,用户资质审核不严等问题,带来了网络传播乱象。更为严重的是自媒体乱象,“标题党”,造假夸张,低俗等问题层出不穷,甚至直接散布谣言,而新冠疫情期间的传播尤为突出,既辜负了网友关注,透支了社会信任,也扰乱了网络空间。切断“信息瘟疫”需要加强网上网下的管理力度。一方面,要加强网络阵地管理,督促落实各类网站平台的主体责任,加大对平台内容的管理,不给不良信息传播留空间。另一方面,要加强网下治理,加大对造谣传谣者的打击力度,强化法律惩戒的威慑力。
 
  公众科学传播素养不足 
 
  随着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多元,舆论声音也越来越嘈杂,面对互联网“海量”信息,如何判断真伪,合理传播,困扰着社会大众。从每一次舆情事件尤其是重大舆情事件的传播看,“信息瘟疫”“谣言”总伴随左右,而且受众多,传播速度快,负面影响大,给正当信息传播带来很大阻力。谣言往往呈现出类型多样,根源复杂,传播途径各异,危害轻重不同等特征,始作俑者固然责任重大,但谣言受众的每一个转发,每一次分享,都在无形当中扩展了谣言传播面,尤其是社会化媒体进一步加剧了传播的复杂性。比如,新冠疫情期间,部分自媒体借公众注意力高度聚集的心态,肆意捏造不符事实的谣言或所谓的“负面”曝光博取关注,引起广大网民恐慌和盲目转发泄愤。有害信息的传播不仅挑动了社会不安情绪,还会使公众聚焦点发生偏移,影响疫情防控工作的顺利开展。疫情连同与之相伴的谣言治理,不得不让人反思,该如何做一个网络的智者和舆论传播者,切实提高对虚假信息的免疫力。网络已成为信息传播的主渠道,深刻影响着公众的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必须持续做好网络舆论引导工作,让科学信息传播战胜“信息瘟疫”,使舆论理性成为集体共识,不断凝聚社会认同。
 
  《齐发国际网址》总第1743期3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