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以平等打造个体生命的心理安全

2021-02-08  作者: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国语言文化学院教授 王 焱

  ◤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与安全感”,这离不开满足人民文化需求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的统一。“育新人,兴文化”,学习传统文化,以强大的精神力量,丰润的道德滋养人,或许能为世上每一个脆弱的生命建立起最底层的心理安全感。
 
  为每一个脆弱的生命代言
 
  人是一支脆弱的芦苇。弱者不仅仅指那些与强者相对的实力弱小的人,也指向一种弱小的生命状态。再强的人,也无法保证他永远都强,总有在他的能力范围内无法够得着的东西。当一个强者在更强者的面前败下阵来的时候,他便成为弱者。当一个强者遭遇重大挫败,人生曲线向下运行时,他便成为弱者。当一个强者即使从强中也无法感受到人生的意义和乐趣时,他便成为弱者。生活从未绕过任何一个人,每个人都可能在人生中的某个阶段成为弱者。从这个意义上说,庄子不仅为弱者代言,也为这世上每一个脆弱的生命代言。
 
  庄子对人类困境的描述与解决是面向每一个人的。胡文英曾将庄子与屈原进行了一番比较:“庄子最是深情,人只知三闾之哀怨,而不知漆园之哀怨有甚于三闾也。盖三闾之哀怨在一国,而漆园之哀怨在天下;三闾之哀怨在一时,而漆园之哀怨在万世。”胡文英认为,屈原对人世间的大情远不及庄子,屈原只为当时的楚国人而忧心,而庄子则为天下所有人忧心。
 
  庄子对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本质性苦难,比如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被鄙视苦,被非议苦,都充满了深切的悲悯。庄子告诉那些在人生苦海中沉浮的世人,即使一个人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他也可以通过重塑心灵的方式,在人生中的黑暗时刻实现自我救赎,靠近幸福。
 
  庄子本可以做一个权倾朝野的强者,楚王曾派遣大臣请他去做楚相,但被他淡然拒绝,因为他已深刻体认到那个动荡时代中的强者所面临的巨大风险与脆弱。庄子转过身来为弱者言,去做一个为这个世界兜底的人,尽其所能帮每一个脆弱的生命建立起最底层的心理安全感。
 
  真正的强大:安顿好自我内心的恐惧
 
  一个弱者如何从因自己弱而产生的低价值感中解脱出来?一般来说,有两种解题思路。
 
  第一种方案,也是一般性的做法,就是让弱者变强。特别在当下社会,充斥了太多类似的教导,成王败寇,“人弱的时候,坏人最多”,“当你变强时,世界才会温柔以待”,所以必须让自己变强,必须成功。这一思路确实有其广泛的合理性。
 
  但我们也要明白一个道理,尽管没有谁不想成为强者,但金字塔的社会结构和博弈的零和游戏决定了,这个世界上总有人,而且是为数众多的人无法成为强者,无法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这些在社会竞争中饱尝失败的人,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也找不到改变窘困现状的力量。
 
  对于这些弱者而言,第一种方案可能是无效的。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弱者变强的励志故事,然而,即使不缺弱者变强的成功学方法,还是有太多的弱者在生命中的某个时刻被不可化解的抑郁牢牢捆绑住,无力从人生的低谷中走出来。加缪曾在《堕落》里讲到:“我们并不希望改掉弱点,只希望受到怜悯与鼓励。”加缪在说这句话时,既是在审判人性,又是在维护人性。
 
  于是,对人类有着大悲悯的庄子采用了第二种方案,他真诚地告诉那些弱者:接纳自己,你弱和不弱都没有关系,你可以免于做弱者的恐惧。弱者不必害怕自己是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弱者。天道的光,洒在强者宅邸,与洒在弱者窗棂上的一样明亮。弱者只有与害怕自己是一个弱者的恐惧和解之后,他才能够真正地从内心深处做一个强者。
 
  庄子笔下有太多的得道之人,都是世俗人眼中的不折不扣的弱者,他们或者身患重大伤残,有受了刑罚只有一只脚的人,有被刑罚断了脚趾只能用脚后跟走路的人,有跛脚伛偻嘴唇残缺的人,有长了一个硕大颈瘤的人;他们或者从事着在一般人看来上不了台面的事业,如斩牛的庖丁,捕蝉的佝偻丈人,但他们都是自我命运的强者,他们的生命状态并不逊色于那些世俗意义上的强者。
 
  《道德经》言:“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比别人强的只是有力,而真正能安顿好自我内心的恐惧才是真正的强大。庄子一直在为弱者提供无条件的心理支持,帮助他们成为自我心灵的强者。毕竟心灵的强大才能使自己的人生走向真正的强大。
 
  总有路可走
 
  刘熙载曾言:“无路可走,卒归于有路可走,庄子是也。”生活在那样一个人命如蝼蚁,弥漫着死亡气息的时代,庄子不仅尽其所能安顿好自己的人生,并且教导这世间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弱者安顿好他们的人生。在别人觉得无路可走的时候,庄子总有路可走;在人生中的至暗时刻,庄子总帮我们发现光亮。
 
  如果一个人仕途失意或商场失利,庄子会告诉他:对天地精神的领悟远比对名利的追逐更令人愉悦。如果一个人为情所伤,庄子会告诉他:“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孤独并不可怕,在孤独中能够找到更大的自在。如果一个人有长相上和身体上的残缺,庄子会告诉他:生命的境界远比生命的形体重要,生命的形体并不会妨碍生命境界的提升。如果一个人因得了不治之症而绝望,庄子会告诉他:死亡不是终结,而是生命新生的一个必然环节,这就是天道,顺应天道是我们能够做出的最好选择。如果一个人明明做了正确的事却受到舆论的攻击,庄子会说:“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不需要与世俗为敌,要从别人对自己的是非评价中解脱出来,遵从自己的内心。
 
  所谓世上没有绝境,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在没路可走的时候,如何找到路?
 
  鲁迅给了第一种方案:“什么是路?就是从没有路的地方践踏出来的,从只有荆棘的地方开辟出来的。”鲁迅的方案是积极开拓的,行动派的,与困境死磕的方案,他的勇气和行动力让人肃然起敬。
 
  而庄子给的是另一种方案。在庄子看来,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觉得自己无路可走,是因为受到了观念的局限。埃克哈特·托利在《当下的力量》中谈到:“人类受苦的根源是来自我们大脑的思维。”大脑的思维就如同牢笼,让我们成为井底之蛙,以为头顶只有这一方天,一条路。但如果我们以天道的眼光看世界,从井底爬出来,就能看见新的路,人生就会变得敞亮。庄子的方案是超脱的,心灵派的,与困境和解的方案,他的旷达与心灵的修复力同样令人啧啧称奇。
 
  以道观之,物无贵贱
 
  社会上的人总会被有意无意地依照各种功利的评价标准进行强与弱的划分。自然,大家都向往成为尊贵的强者,恐惧成为卑微的弱者。但在庄子看来,一个人弱还是不弱,这只是人为的评价,世俗的评价;而在天道看来,万物平等,“以道观之,物无贵贱”。丑陋的人和美丽的西施,道通为一,本无强弱,都有其自身的价值。
 
  庄书中有一段东郭子向庄子求教“道在哪里”的对话。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东郭子曰:“期而后可。”庄子曰:“在蝼蚁。”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东郭子以为作为这世间最高存在的道,想必是那些高雅,尊贵的事物的专属。而在庄子看来, 大道无所不在。蝼蚁,稗草,甚至大小便这些世俗人眼中极其低下卑微的事物,都与道同在。
 
  再不起眼的小草,都可以在自然的怀抱中灿然自若。天道从不认为这些小草比那些名花卑微。道的视域,就是那些不染尘世的孩子的视域:大自然中的一切都奥妙无穷,小草与名花之间哪有什么高下强弱之分。而当一个孩子明白钻石比玻璃贵重的时候,他就可悲地长大了。
 
  所以,令我们痛苦的并不是己身之弱,而是人们心中评判强弱的世俗观念,这种观念只是人为产生的一种功利观念,并不是这个世界的本然观念。庄子告诉我们,人要有平常心,平等心,不要看不起比自己弱的人,因为我们也不希望自己被那些比自己强的人看不起。谁也不敢说,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所以,在强弱观念的衡量之下,被轻视,被否定成为每个人的宿命,这也是再强的人都会感到沮丧的原因。
 
  这世上有为数不少的人,被种种强和弱的评判观念绑架,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嫉妒或者羡慕比自己高等的人,歧视比自己低等的人。殊不知,我们在歧视一拨人的时候,我们也在被另一拨人歧视。我们要想真正不被人歧视,不是一门心思地让自己变成上等人,因为再上等的人还是会被更上等的人歧视,谁也无法保证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上等的人。要想真正让自己从被人歧视的宿命中解脱出来,要让全社会达成一种共识,人和人之间都是人格平等的,这个世界上只存在谁比谁钱多,谁比谁权大,谁比谁学历高,但不存在谁比谁尊贵。
 
  强者和弱者的区别,如果仅仅是财富的区别,权力的区别,学历的区别,这并不会让人不安,让人不安的是尊严的区别。平等感是如同大地一般的感觉。当我们有了深切的平等感,去看待自我,看待他人,看待世界,当众生都能够在人格上被平等地尊重,那么,我们就不会那么惧怕从高处往低处跌落,因为我们相信,我们永远处在同一片宽广的大地上。(本文系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阐释学研究院2019年度创新研究项目“庄子审美超脱论的阐释研究”阶段性成果)
 
        《齐发国际网址》总第1742期6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