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术·文摘 > 列表

华东师范学报:人类语思认知的五次突破

2021-02-03  作者:朱晓农

  为大历史分期,可以按物质文化标准分为“农业—工业社会”等;也可以按制度文化标准分为“奴隶—封建社会”等;也有人用物质和制度文化多重标准,把社会分为初民社会和文明社会;用观念文化作标准所划分出的是各种文化专史,如文学史,思想史,艺术史。   
 
  这里提出一种新的基于语思的大历史分期标准。
 
  语思可定义为语言和用语言进行的思维方式,及有语言性思维方式参与的认知。由此,在物质,制度,精神文化之外,还存在第四类语思文化。语思在历史上发生过四次突破,以此作为标准可以把人类大历史分为五大时期:前语言准文化期,语言文化期,文明期,理性文化期,科学文化期。目前正在酝酿第五场语思突变:人工语言思维革命。它会把文化引到第6阶——AI文化期。由不同语思水平来划分的人类文化的六个阶段,实际上代表着逐渐增强的大脑信息处理能力。
 
  语思的四次突变,就是四场认知革命。第一项突变是有声语言的诞生,有声语言的出现是语思文化,也是人类文化最伟大的随机突变,它使人类思维可表达化。第二项突变是书面语即文字的诞生,它使得有声语言获得了无限的生命力和时空超距性。第三项是逻辑思维的诞生,逻辑是对自然语言的操控甚至改造,以提升语言的置信度。顺着这条路产生的人工语言(符号逻辑,几何,数学等各种形式科学)是语思文化,也是人类文化最精彩的有意识的演进(此前的语文革命是集体无意识的随机产物),它使得思维条理化,甚至可算法化。第四项是实证理性认知的诞生,它和逻辑思维(再加齐一性本体观)一起引爆了科学革命,这是一场语言可靠度革命,从此科学的语言有了堪比甚至超过宗教信条的权威性。
 
  人类有了语言,进步就不再是自然演化,而是文化的演化。自然演化是盲目的,随机的,缓慢的。文化演进一开始也很盲目,但从2000年前理性出现,人类学会了做预算,做预测。理性与实证观相结合形成了科学,从此,进步有了方向,文化的演化不再是盲目随机的,它的演化速率呈指数增长。人类力量的强大不是生理性的,而是文化性的。构建文化的基础材质,决定文化形态和文化趋向的基本力量都是语思。可以说,文化中最强大的力量就是语思。语思在以往的文化史中,甚至观念中是个空白。文章辨认出语思的五次突破,以此来为大历史分期。语思文化分期大致对应物质和制度文化的分期,主要区别在于:
 
  第一,语思第1,2阶即前语言准文化期和语言文化期之间有条分界线,即12万年前到7万年前之间产生的有声语言,这是大历史的第一个分节点;制度/精神文化分期对此不敏感。物质文化随语言出现而有一条相应的界线:在混合语时代人类有天敌;到有声语时代,人类成为自然界之王。
 
  第二,物质和制度文化在1.2万年前有个分节点,即新石器和农业社会几乎同时产生,语思文化对此不分期。农业产生很难说是革命,它没促成生活条件的显著改变,也没促使新制度和新观念诞生。这是一个定居和财富,人口增长的漫长过程,直到6000年后才迎来语思第3阶。
 
  第三,语思第3阶即文明期由文字定义,它是文明的区别特征,而属于制度文化的国家是伴随特征。物质文化方面青铜器和铁器的出现,精神文化方面一神教和轴心时代的出现,要比文字晚一至三千年。物质和精神文化很难用来定义这一段时期。
 
  第四,语思第4阶即理性文化期是以逻辑思维为标志的纯粹理性时代,从2300年前到400年前。这个时期世界各地的制度文化各不相同,澳非美还处于原初社会,欧亚大陆从东到西文明形态大相径庭,各自内部还有小分期。
 
  第五,第5阶实证理性时代,从物质和制度文化来看,变化目不暇接。而从语思文化看很清楚的一条脉络是:实证理性认知观先是在科学界取得主导地位,然后逐渐蔓延到社会各界。
 
  第六,第6阶人工语言思维即AI期正在萌芽,它的到来将把人类引向目前根本无法预测的境地。引领者必须要对科技伦理有预案。
 
  虽然总体来看,三种文化分期有大致对应,但语思突破是对物质或制度文化进行几个关键分期的必要条件,如文字出现为国家出现提供先决条件,逻辑理性和实证认知观的出现为科学/工业革命和资本主义出现提供必要前提等。所以,从语思文化角度来看历史进程,可以把因果缘由说得更清楚。(原标题系《语言作为文化史分期标准:人类语思认知的五次突破》)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6期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