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特瑞尔·卡弗:大众所知的只是恩格斯视域中的马克思

2021-01-04  作者:特瑞尔·卡弗

  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教授 特瑞尔·卡弗(Terrell Carver):
 
  虽然恩格斯作为首位马克思的传记撰写者及其思想的主要赞颂者,推介者与密友,但是,这些身份和故事都是恩格斯在马克思死后建构的。大众所知的马克思只是恩格斯视阈中的马克思,并非马克思恩格斯关系中的马克思。
 
  撰写一本关于马克思恩格斯交往与关系的书,将会是一个非常有意义且非常有趣的项目。这个项目的研究可以从现有的马克思恩格斯的通信开始,但对第三方通信的研究将会更为重要与有趣。第三方通信可以从侧面揭示出一些之前不为我们所知的关于马克思恩格斯的故事和经历。这些故事既可能是对现有马克思恩格斯传记的佐证和补充,也可能是全新的发现,甚至可能揭露出一些大众对马克思恩格斯的既定认知之外的事情。我们可能会发现与现有的马克思形象所不同的马克思,也有可能发现不同于恩格斯后期所描述的关于两人关系的故事。
 
  在这项研究开始前,我们需要回答一些问题:我们是否要追求超出我们已知的知识?我们是否准备好更新或拒绝已有的知识?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么便可以开始这项研究了。
 
  这项研究需要遵循一些原则。比如切忌假设要证明的东西,否则会陷入循环论和目的论;仔细考虑写作时间,目标受众,作者动机;切记档案记录的有选择性和不完全性等;假设复杂性而非简单性前提;怀疑论是学术的主要原则;怀疑并非拒绝。
 
  同时需要避免一些方法论的谬误。比如,差异是一种二分;新思想是一种新的正统;某个人的思想是最权威的并且能告诉我们一切想知道的东西;当某人第一次有某种想法时会立刻写下来以便在档案中查阅。早期,中期,晚期只是传记中帮助读者理解的比喻用词,它们既可能是真实的,也有可能不是。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断裂,破裂,拒绝。
 
  从时间上来看,非常有必要重新思考马克思与恩格斯的第一次会面。恩格斯在晚年的书信中记录了两人初次会面时的场景,那是在《莱茵报》的办公室,当时作为编辑的马克思接待了来访的恩格斯。不过,在恩格斯同时期的记录中,并未出现马克思的身影。同时,虽然在恩格斯后期的叙述中,《莱茵报》时期的的马克思担任着非常重要的职位,但是现实是马克思只是刚刚接手编辑一职。可见,恩格斯并没有叙述他人生中真实发生的故事,而是使他们的第一次会面符合他所建构的马克思形象,即马克思永远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甚至是全世界和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人。
 
  无论是研究恩格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关系,还是在更为宽泛的学术研究上,我们都要持怀疑态度,要敢于跳出既定的框架,否则我们将不会有新收获。
 
          《齐发国际网址》总第1737期8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