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康加恩:捍卫辩证法的努力

2021-01-04  作者:康加恩

南京大学副教授 康加恩(Kaan Kangal):

 

  1878计划(Plan 1878)与《自然辩证法》(Dialectics of Nature)并非对辩证法完成的论述,也非恩格斯著作的目录,亦非一本“书”,而是“正在进行中的工作”,这项工作在1870年代末达到成熟,在恩格斯逝世后成为了一本“书”。《自然辩证法》写作于1873年至1882年,1925年以《自然—辩证法》(Nature-Dialectics)之名首次出版,在后来的版本中又曾经改为《自然和辩证法》,直到1935年作为MEGA1的准备版才被改为《自然辩证法》。作为手稿,《自然辩证法》包含197个片段,被恩格斯分散装在4个文件夹内。
 
  众所周知,虽然恩格斯认为辩证法和形而上学两者截然对立,但是在黑格尔意义上对这两个术语的使用,却暗示着辩证法和形而上学的和解而非对立。恩格斯的新唯物主义与黑格尔哲学的革命一面,即辩证的方法紧密相连,但是其必须从黑格尔的形式中解放出来,摆脱唯心主义的束缚。
 
  恩格斯将哲学通过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划分为二:有着固定范畴的形而上学和有着流动范畴的辩证法。相应地,恩格斯区分了辩证法的两个方面:主观与客观。客观辩证法存在于整个自然界,主观辩证法则是客观辩证法在思维中的反映。对立物通过不断的冲突达到更高的形式,如果形而上学是关于固定而非流动范畴的学说,那么主观辩证法则试图调和形而上学认为不可调和的矛盾。
 
  世界是一个无限结构的对象,但是我们只能通过有限抽象的方式来把握它,形而上学的目的是通过建立一个范畴框架使世界变得可理解,基于这样的范畴框架,世界的概念得以建构。当恩格斯将辩证法的目标与试图“证明”“自然中”的经验事实,试图“理性解释”以及使它们“相互内在联系”联系起来时,恩格斯与黑格尔的形而上学是一致的。对运动的物质的思索必然导致个体运动的相互联系,相互决定。在1878计划中,恩格斯将辩证法定义为普遍联系的科学。此外,恩格斯还反复强调黑格尔辩证法的关系性特征。
 
  与《辩证法手稿》(Dialectics manuscript)相比,1878计划中的辩证法具有三大差异:其一,1878计划中的辩证法四大规律在《辩证法手稿》中被缩减为三条;其二,在1878计划中,恩格斯将辩证法定义为单一“普遍联系”的单一“科学”,而在《辩证法手稿》中,恩格斯将辩证法称为各种“联系”(复数)的科学;其三,不同于1878计划,《辩证法手稿》明确指出自然史和人类史具有同样的规律。
 
  在黑格尔术语的意义上,恩格斯的辩证法具有思辨的本质。这种思辨性的思想在恩格斯的第一手稿中具有最生动的表述,这一表述符合黑格尔对康德辩证矛盾的继承。黑格尔非常强调同一主语的对立谓语的相互表现形式。受制于变革的自然身体已经以一种“胚胎形式”包含了这种变革结果的客观特征。从变革过程中产生的东西是对之前的事物的表达。这是构成恩格斯本人对“辩证法”的许多解释之上的不变逻辑,尽管黑格尔可能更喜欢用更准确的术语“思辨”来把握恩格斯声称存在于自然实体之间的“辩证”关系。
 
  总体而言,1878计划的内容和意图都不足以建立一个统一的,捍卫辩证法和唯物主义,反对形而上学和唯心主义,克服哲学与自然科学之间的分裂的自然本体论。我认为,恩格斯的理论缺陷即使在1878年之后也没有被克服,这是许多研究者没有意识到的,却非常明显的事实。
 
    《齐发国际网址》总第1737期8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