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山东:“车厘子自由”并非“水果拜物教”

2021-02-10  作者:山东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 于少青

  庚子鼠年岁末,一组“车厘子价格腰斩”“价格跳水”的新闻冲上热搜,再次使“车厘子自由”这一网络流行多年的文化现象出现人们的视野中。
 
  “车厘子自由”的文化现象 
 
  车厘子能够成为近些年水果界当之无愧的“网红”,进而能成为衡量“自由”的标志,有在称呼上被披上一层“高大上”色彩的功劳。
 
  从词源角度来看,樱桃这一称呼在近代以前指传统的中国樱桃,直至当代才变为主要指欧洲甜樱桃,之后常被人们俗称为大樱桃甚至樱桃。中国造词文化里给新生事物和外来事物命名的特征,往往会考虑依托已有的字词,而不是去创造一个新词。但是,正因为人们可能并不太了解“樱桃”这一词源的来历,单纯只是朴素地觉得“车厘子”(cherries)的名字好听,这种樱桃好吃而已,正所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即使完全来源于一个品种,生长在不同地区也不会完全一样。这里自然就无关乎中西樱桃孰优孰劣的问题。相反,它能更多体现中国语言文化的魅力。
 
  而“车厘子自由”的爆红是一种网络文化的蔓延,考察网络文化不能忽视社会意识所反映社会存在的复杂性和对社会生活的解构。作为观念形态的文化,都是整体性日常生活和社会有机体的基本结构要素,考察这一文化的本质,仍然需要回到生活本身中人的因素。其实不只是水果界的车厘子,奇异果等,我们赋予了很多外来事物优雅的音译名字,例如可乐,奔驰等,都代表了人们对美好的共同价值追求。没有人会觉得把Colo音译为可乐,而不译为“肥宅快乐水”,会有什么文化不自信,关键还在于如何去思考探求其中体现出的社会生活本质。
 
  “车厘子自由”的拜物教批判 
 
  车厘子能够作为“网红水果”中的佼佼者,并形成了一种人们广泛参与讨论的网络文化,更多原因是被赋予了某种经济含义。所谓的“车厘子自由”全称是“车厘子财务自由”,体现的是人们无所顾忌地消费某种高端水果的经济能力。文化存在的理由主要通过经济基础来解释,“车厘子自由”同样鲜明体现了马克思所批判的商品与货币拜物教,车厘子俨然成为某种“社交货币”,在“凡尔赛文学”火起来的今天,同样在社交媒体上出现不少“车厘子凡尔赛语录”。
 
  “车厘子自由”是否正演变成为一种“水果拜物教”?我以为,这并无过度解读和担忧的必要,无论是德波的景观社会批判,还是鲍德里亚的符号拜物教批判,其实都未脱离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理论的逻辑。拜物教文化所选择崇拜的对象,在一定程度上并不是直接表现为物的自然特性,马克思对拜物教的批判同样不是简单放在资本逻辑赋予的物的属性上,也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更多体现的是背后的资本逻辑通过消费主义发挥文化价值观的引领作用,尤其是现代信息技术介入到文化传播,社会生活就会更加容易脱离实际的价值理性。真实的生活如果被拜物教文化所渗透和占领,拜物教文化就容易使我们模糊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规律。所以,我们同样不能简单地只是将文化领域的消费逻辑泛化到整个社会机制。
 
  我们可以批判“车厘子自由”而得出对我们物质生活水平仍然处在上升阶段的揭示,成为拜物教文化选择的符号,但车厘子只是一种水果,似乎无须让它承担那么多其他的含义。需要更多关注的是这种文化观的改变,如果能够更好地加以引导,也是对我们国产大樱桃和其他水果产业发展的启示,不能停留在只让车厘子在冬季赚足热度,而需要思考去反向推动中国的水果产业,如何在营造一种美好生活方式的文化建设上做足文章。这就不仅仅是满足人们的口腹之欲,需要上升到更高的满足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进而促进整个中国农业的现代化建设。
 
  拥有开放心态与坚定文化自信 
 
  诚然,“车厘子自由”体现了一定程度上马克思批判的拜物教文化色彩。“车厘子自由”这一网络文化价值的精神超越性虽然在网络的形式上具有一定虚拟性,但是更应该看到其赋予现实生活中的人们以积极意义,即对现实生活压力的一种调侃和释放,弥合了文化价值与现实价值认同的矛盾。
 
  当在这样一个“就地过年”的特殊春节假期中,在社交媒体上为父母亲朋,同事好友晒出一盘车厘子,恰恰是人们在后疫情时代正在形成的一种新型社会关系,这种社会关系的力量不仅仅在于与物质生产力相适应的生产关系,还在于建基其上的精神的,文化的开放社会关系。这既是对待“车厘子自由”文化的合理态度,也是能够体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始终坚持的开放包容。
 
  文化作为一种重要的社会意识,根本上反映的还是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文化的观念形态与人民群众的现实生活需求相适应,因此,我们需要把文化自信的培育与人民的现实福祉联系起来。这正是马克思所说的人的发展程度上“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相比“车厘子自由”,“称呼自由”可能更能反映出我们在经济生活上的这一独立性,并且我们也在不断地追求超越这一阶段,朝着人的自由全面发展阶段迈进。无论是进口国外的车厘子还是本土引进种植的国产大樱桃,既然有“墙里开花墙外香”,那么反过来,“墙外开花”的事物也未必不能“墙里香”。
 
  如此看来,“车厘子自由”的网络文化流行背后虽然有资本逻辑的推动,但是据此就断定我们失去了文化自信也大可不必。相反,这样的“车厘子自由”恰恰是中国人民坚定文化自信的体现,如同在中国五千年历史文明发展的长河中,大部分外来事物经过长期的培育和发展,也都成为了我们自己文化自信的彰显。当中国人民真正实现“车厘子自由”的时候,在北半球的夏季,可能就成为其他一些国家的人民追求中国的“美早自由”的时候了吧。[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马克思东方社会理论视域下的文化自信研究”(20YJC710079)阶段性成果]
 
    《齐发国际网址》总第1742期6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