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者呓语 > 列表

蒋宜茂:向青涩致敬

2021-01-18 

蒋宜茂近期诗稿12首:

 

向青涩致敬

 

山峦被夜雨洗成幽静,

红尘悬浮,随溪水远行。

困倦的夕阳正追赶黎明,

清风吹落鸟鸣,

铺满照母山的小径。

 

他在草蔓中

寻觅当年的誓言,

捡拾起任性与轻狂的碎片,

双手颤抖,

拼凑不出青涩的雏形。

那块斜躺的大青石,

依然沉默,

浑身的苔藓淹没了

白云见证的笑声与足印。

 

三角梅簇拥绽放,

似摇曳的火焰,

烘烤湿润的双眼。

事物的容颜,

在时光的浸染中嬗变,

留下渐行渐远的背影。

站在心田的仪式台,

对往事鞠躬,

向青涩致敬。

 

黄昏伫立窗前

 

喧嚣的波纹

渐次向天际消遁。

二十楼的视野,

囊括半个新城。

 

斜阳揉碎的光,

给挺拔的脊椎

与长短不等的肋骨

涂上绵薄的辉煌。

 

几只灰色的鸟儿

在肋骨间穿越,

扇动既定节奏的翅膀。

起伏的高程

在脊椎上书写彷徨。

线型的行道树

寻不着它们构筑的巢。

 

凝视淡去的片片彤云,

广袤的森林突兀膨胀。

清风从窗棂拽住头发,

我顿觉身体虚空,

换算成墙体里

一粒尘沙的比重。

 

遇  见

 

天空被大雨洗过,

蔚蓝澄明。

白云悬浮,

缝合了闪电撕裂的伤口。

被响雷掠过的照母山,

俊朗清秀。

 

他拾级而行,

探寻昨夜王维

“复长啸”的琴踪。

清风如潮,

在丛林间窜涌。

雀鸟间鸣,枝蔓成荫,

两尊岩石兀自站立,

苔痕加身,仰首若思,

云卷云舒不择时。

 

那时那溪

 

马鞍山绵延深邃,

分泌的雨雾,成长为溪流。

抵达陈家沟古老的石拱桥,

在弥漫书香气的中学前

徘徊,浅吟低唱。

 

河滩的卵石,青草,

三五只毛绒绒的小鸭结伴,

睁大眼睛,注视着来

清洗胸怀的青涩男女

与鱼翔浅底。

 

闷热聚集夏夜,

桥下仄逼石臼

掀起白浪,

那是情侣私密的沐缸。

涤荡尘埃,沉淀彷徨。

爱情的草籽

在溪水里跳跃。

 

水石日夜撞击,

月下泛着银光,

穿过绿树荫荫的学校

也穿过我们清澈迷茫的心房。

 

几十年了,时常惦念

却未曾探望,不仅是学校迁了。

害怕溪水老了或是瘦了,

会涂鸦心中

清纯的模样。

 

那石那竹

 

那片人工栽培

与天然浑成的丛林,

同十方界社区比邻。

清晨飘洒的鸟鸣

催促着绿荫中的行人。

 

公园梯道旁那块

原生态大石头,

斜躺在稀疏的竹林间。

它谦和的神态与冥想

貌似老屋背后

山梁上的石头模样。

流连石板坡上,

会遇见失散的故友或亲人。

 

酷暑难耐的盛夏,

石板涌起热浪,

煎熬亭亭有序的竹林。

坚韧固执的竹枝,

连同无风的夏夜,

在喧嚣中缄默无言。

 

直至一场秋雨的降临,

枯萎的竹枝在薄凉中舒卷,

犹如我干渴的身心,

在秋雨后润泽澄明。

 

花  事

 

在姹紫嫣红的盛宴里,

喝得酩酊大醉。

涨红脸庞,睁大眼睛,

蜂蝶的捧场与喧嚣,

无视风的身影

与款款而来的浮云。

 

风雨潇潇,落红纷纷,

佛系谱写,还是演绎宿命?

花蕊的蝶变延伸,

追逐着梦想成真。

一地殷红与粉白,隐姓埋名,

在长夜里期盼来生。

 

秋夜断句

 

江城夜雨添湿凉,

未见明月出故乡。

 

丹桂溢香漫旧道,

花落人稀少喧嚣。

 

风雨浸心终有时,

苍穹浩渺罩八荒。

 

月上高楼泄银光,

举头凝望呈遐想。

 

照过千古夜漫长,

透视风骚与汉唐。

 

李杜诗句融月韵,

气度不减浑身靓。

 

雷鸣闪电祛邪障,

风霜雨雪铸华章。

 

天地无私度万物,

日月更迭衍瑞祥。

 

岁 月

 

岁月铸就的刀

不只是能杀猪。

耕耘  断水  修枝整形

解剖着万象事物。

 

风雪雷电除却锈迹,

阳光雨露润泽刀刃。

剔凿事物深处的顽疾,

雕刻神性蕴涵的预期。

 

游刃有余的刀路,

上苍储存记忆。

芸芸众生的版图,

在岁月长河里浮沉洗礼。

 

苦涩雕塑

 

她伫立十字路口,

秋风吹乱长发。

街灯昏黄,

映着噙满泪珠的双眸。

几片落叶飘过头顶,

依然说出有缘无分。

纤细沉重的手

在头顶凝固。

 

他热泪奔涌,频频回首,

铸就着青涩的雕塑。

几十年后的遇见,

风霜凝结了混浊的眼神。

飘逸的长发

纠缠住雪花片片。

唇齿木纳,相视无言。

耳畔老歌骤响,

相见的确不如怀念。

 

担  心

 

不必担心

袅绕的雾罩住山梁。

太阳的慈悲

会拥抱它,

风的长袍

会把它裹成风的模样。

 

我担心暴雨后的沟渠,

泥沙逃往深处,

拥挤在溪流的窗口。

疏浚的人

摸不着窗棂,

溪水泛滥,

淹没了上善若水的本性。

 

有词语在呐喊

 

时光昼夜匀速流逝,

岁月噬咬的痕迹

或深或浅。

五千年沉淀的智慧,

浩若烟海,博大精深。

 

笃信大道至简,

有些故弄玄虚

故作的高深,

正在蛊惑人心。

 

一些言简意赅的词语,

常被人为

遮掩着光茫与要义。

它们挣扎着,

哭喊着倾吐真谛。

 

比如实事求是,

实事是前置与根基,

求是是甘露与主旨。

功夫在求真上,

绝非浅尝辄止

自以为是。

 

常识蕴藏原理,

原理检验见识。

比如因地制宜,

有些难堪与不妥的“制宜”,

生长在“因地”的浆糊里。

 

天空浩渺,

“因地”济济,

点亮神性的灯盏,

照彻迷蒙的心迹。

从尘埃里感悟大道,

在混沌的事物中,

用心与脚书写

“制宜”与“求是”。

 

 慈悲在路旁遗失

 

对小草的怜悯是多元的,

你可以无视与踩踏,

但不必人为折断,

除非族群匍匐过冬。

即使草籽被抛入石缝,

风也会帮它探出头。

 

掉队离群的蚂蚁

有些违反规矩,

风也会牵扯它的触须

找回蚁穴。

蚁长断然不会

将它游离荒野。

 

迷途的羔羊

在悬崖边迷茫呐喊,

小鸟辩证的鸣叫

在枝叶间激荡。

期盼暗夜的星光

照亮羊羔回归的林间小道。

 

作者简介

 

    蒋宜茂,男,汉族,研究生学历,重庆市丰都县人。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做过中学教师,20世纪80年代在省,地(市)级报刊上发表诗歌,散文,教学论文。后做基层管理工作,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农民日报》《学习时报》《重庆日报》《当代党员杂志社》等报刊发表几十篇理论与工作感悟等文章。近些年来工作之余读诗研诗写诗,作品发表于《中华诗词》《诗刊》《诗词中国》《中华英才》《中国校园文学•青年号》《红岩》《重庆文学》《重庆文化研究》《诗词世界》《光明日报》《西藏日报》《中国自然资源报》《中国矿业报》《中国诗歌报》,人民网,中国诗歌网,凤凰网等刊物及平台。获2019年“礼赞祖国•诗韵乡村”全国诗歌征集优秀作品等奖项,诗作入选多种诗集选本,出版诗集《窗外》。

Baidu